20岁的时候,我得到过一份有生命的礼物,是一只小狗。也是我唯一养过的动物。

我们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。

我叫它小乖,常常一起去公园散步,它跟着我,因为太小,跑起来还摇摇晃晃的。我跪在地上擦地板的时候,它就在纸盒子里面探出小脑袋,我擦到哪里,它的视线跟到哪里。我们常常玩的亲密游戏是,我叫它名字,然后躲起来,它开始四处找我。

它的眼睛,像婴儿一般,纯洁,无邪。当我们互相凝望的时候,我知道我们是相爱的。一个星期后,它突然生病。不肯吃任何东西,一直躺在角落里睡觉。

好友对我说:“你给它吃得太好,伺候得太细心。一条狗,随便养着就是了。”

那时手足无措的我,只好把它抱到林的家里。林的妈妈帮我照顾它,她给它吃药,用冷毛巾垫在它的小脑袋下面。

那个晚上,我留在好友的家里睡觉,怕小乖会死掉。它已经处于弥留状态。我不肯吃晚饭,坐在地上,一边抚摸着它,一边不停的哭。

那天我和好友的妈妈一起睡在阳台上的凉席上。半夜,突然惊醒,我听到小乖细细的叫声。它趴在我肩上,用它凉凉的小舌头,舔我的耳朵。它来告诉我,它好了。

我们没有吵醒任何人,黑暗中,抱着它温暖的小身体,我泪流满面。

我把小乖留在了好友的家里,坚决不肯再带它回家。下楼的时候,小乖一直跟我到楼道口,睁着她它疑惑的眼睛,不知道为何不抱着它一起走。

我看也不看它,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好友说:“你真的不要它了?”

小乖在林的家里留了很长时间。我偶尔去看它。它总能认出我。围着我的脚撒欢,躺下来让我摸它的小肚子,显得很快乐。

好友因为搬家,后来把它送到乡下。最终小乖失去了踪迹。

好友说:“你的残酷有时真让人吃惊,你就这样抛下它走了。”

我说是啊,我就这样。

太深刻的感情,只能让人选择逃离,甚至没有勇气去承担分别。

20岁以后,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寂静。不会再让自己爱得只能离开。

[完]

文:安妮宝贝